您现在的位置是: 要闻 > 外汇 > 最新评论 > > 正文

人民币国际化提速 悄然发挥“保外储”效应

时间:2018-11-08 13:36:58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发布者:DN032

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伴随中国外汇储备面临流失压力,人民币国际化正悄然发挥“稳外储”的作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多位银行业人士处了解到,自年初中国央行出台《进一步改善人民币跨境业务政策促进贸易投资便利化通知》以来,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悄然提速,当前人民币跨境使用规模突破10万亿元整数关口,超过去年全年交易量,甚至今年人民币在跨境贸易投资等领域的使用占比达到31%,大幅高于去年的22.3%。

“这缓解了中国外汇储备流失压力。” 布朗兄弟哈里曼(BBH)全球外汇策略主管Marc Chandler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说,当越来越多企业与投资机构通过人民币开展跨境贸易投资贷款结算,不但规避了汇率波动风险,也减少了对外付款的美元需求,从而助推外汇储备总额保持平稳波动。

在他看来,要让人民币国际化发挥更大的“保外储”效应,相关部门还需要多管齐下,一是将跨境贸易投资业务人民币结算推广到更多国家;二是抬高原油等大宗商品进口的人民币结算比重;三是推出更多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工具吸引更多海外企业尝试使用人民币开展投资贸易;四是通过金融市场对外开放吸引更多海外投资机构加仓人民币债券股票,进一步拓宽外汇储备资金来源。

在一家外资银行海外业务部门负责人看来,这需要中国央行与更多国家签订(或扩大)货币互换协议额度,打通人民币回流投资机制,为当地流通人民币并扩大海外人民币使用范围创造良好的环境。

三方助力外储平稳波动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方了解到,今年以来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大幅加快,主要表现在三大方面:一是跨国企业对外贸易投资业务使用人民币结算的占比持续走高,不少跨国企业使用人民币进行跨境业务结算的占比甚至超过70%;二是外债领域里的人民币外债占比同样持续升高,表明越来越多境内企业正通过发行点心债在海外募集人民币资金回流境内;三是境内金融市场加大对外开放吸引众多海外机构加仓人民币债券股票,令越来越多人民币纳入海外机构的储备货币范畴。

“人民币国际化进程提速对外汇储备总额平稳波动的助推作用,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上述外资银行海外业务部门负责人分析说,一是中国跨境贸易的美元结算需求因此走低,减轻了银行代客结售汇逆差压力,令外汇储备流失压力骤降;二是人民币外债占比走高,某种程度“替代”了境内企业在海外发行美元债券募资的额度,令外汇储备未来用于兑付外债本息的消耗压力相应减弱;三是境外机构加仓人民币债券股票无形间增加了资本项外汇顺差额度,有效抵御了贸易项资本流出的压力,保障了外汇储备额度整体平稳波动。

央行公布的相关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中国经常账户逆差达到288亿美元,但资本和金融账户出现785亿美元顺差,有效填补了贸易项逆差所衍生的外汇储备消耗额度,令外汇储备保持增长。其中,境外机构持续加仓人民币债券股票“功不可没”,因为它带来了1288亿美元非储备性质的金融账户顺差,创造了501亿美元储备资产增加值。

这位负责人指出,今年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还得益于拓宽人民币跨境使用范围的配套措施快步“跟进”。比如不少跨国企业之所以大幅调高跨境业务人民币结算额度,一个重要原因是他们在中国境内的关联企业或贸易伙伴从银行获得大量银行贷款,因此他们可以将跨境业务获得的人民币资金用于偿还人民币贷款,形成了人民币跨境使用的闭环。

此外,随着中国对外贸易规模不断扩大,越来越多海外企业还将跨境业务人民币结算资金用于采购中国商品,无需承担二次换汇所造成的汇兑损失风险。

“随着中国经济持续平稳较快发展,不少海外企业打算进一步提高跨境业务人民币结算占比,令中国外汇储备总额平稳波动获得更大的安全垫效应。”他指出。

破解人民币跨境使用“瓶颈”

要让人民币国际化进一步发挥“保外储”的效应,相关部门还需要多管齐下破解人民币跨境使用“瓶颈”。

“比如当前人民币在东南亚地区的使用范畴较广泛,但到了中东非洲等地区,人民币使用普及率相对较低。”多位国有大型银行海外业务部门人士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究其原因,不少中东非洲国家银行企业对美元欧元结算支付有着较强的依赖性。

此外,大宗商品进口领域人民币结算占比偏低,依然导致中国不得不消耗不少外汇储备。

这些现象的出现,很大程度归咎于当地银行人民币跨境业务结算系统迟迟未能“到位”——不少国家银行业深知人民币业务具有很大发展前景,却由于自身技术系统升级等原因尚未接入人民币跨境支付系统CIPS,导致它们无法提供人民币账户开设、跨境贸易人民币结算、人民币资金归集管理等金融服务,令当地企业只能接受美元欧元等外币进行跨境交易。

“其实,中国相关部门也注意到这些问题。”一家股份制银行金融市场部人士透露。近年中国相关部门在向部分OPEC国家进口原油时尝试引入人民币结算,毕竟这些产油国也有配置人民币资产促进外汇储备资产多元化配置的需求。

此外,相关部门正尝试推进人民币外汇期货上市,解决海外机构开展人民币汇率风险对冲操作成本高企的问题。具体而言,当前不少跨国企业只能通过境内银行远期售汇交易以较高的操作成本(通常是当天人民币中间价+460个基点,相当于整个交易规模的0.67%)降低汇率波动风险,若人民币外汇期货上市,这些跨国企业就能以较低成本(40-50个基点的交易成本)参与人民币头寸套期保值,从而激发他们更大范围地使用人民币开展交易,减轻境内企业购汇对外付款与外汇储备消耗的压力。

Marc Chandler则认为,要加快人民币国际化进程缓解外汇储备流失压力,相关部门还需要让人民币汇率尽早摆脱下跌压力,进而改变跨境贸易领域人民币使用占比长期徘徊在13%较低水准的局面。毕竟,任何一家企业都愿意使用强势货币进行跨境交易,最大限度规避汇率下跌损失。

“人民币能否重回强势反弹,一方面取决于美元上涨持续性等外部因素,另一方面则受到中国经济基本面能否早日企稳反弹的影响。但无可否认的是,只要人民币国际化进程加快,汇率企稳反弹的基础就会变得更加牢固,反过来对外汇储备保持平稳波动的支撑效应就更强。”他指出。本报记者 陈植 上海报道

热门标签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2017 连州网连州财经网)粤ICP备15082862号-1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