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要闻 > 热点 > 中国 > > 正文

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解散 权健集团保健品帝国轰然倒塌

时间:2020-05-15 08:57:44 来源:中国经济网 发布者:DN032

2018年末,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以下简称天海)投资方——权健集团的保健品帝国轰然倒塌。

2020年5月12日,伴随一纸公告,天海挣扎了一年多后,宣布解散。

天海这个名字陪伴了俱乐部一年多时间,此前,天津权健足球俱乐部的名号更有名。

如果说天海的困境源于权健集团带来的“次生灾害”,那么,俱乐部解散的导火索则指向卖身万通控股的谈判破裂。

天海俱乐部副总经理兼教练组组长李玮锋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透露,从权健集团出事到俱乐部被天津市体育局暂时托管期间,俱乐部的商业化能力就开始大大下降。

突如其来的解散:明星球队0元卖身未成功

“天海,告别了,足球,还会继续。”在微博长文中,李玮锋这样说道。2020年中超联赛的安排就快出炉了,但球迷们再也看不到天海的身影。

由于天海背后的股东权健集团无力再为俱乐部支付费用,2019年以来,俱乐部不得不为自己的归属和去处奔走。3月5日,天海官方微博发声称,为了能够保留来之不易的中超资格,俱乐部在深思熟虑后,拟对外0元转让俱乐部全部股权,具体的债权、债务等细节面议。

作为昔日国内优质的足球俱乐部,天海这一卖身计划随即引发资本方和球迷的热议。不过,看热闹的多,愿意拿出真金白银鼎力相助的寥寥无几。

有知情人士告诉《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愿意接盘天海的主要有两家公司,著名的房地产投资企业万通控股,以及一家来自上海的公司。天海方面对万通控股表达了较大的兴趣和合作意向。

3月13日,天海官方微博宣布,俱乐部的全部股权将转让给万通控股。但让球队没想到的是,这最终成了一场空欢喜。

“说实话,我们也是突然被告知球队就要解散了。”李玮锋说。

据《北京日报》等媒体报道,由于万通控股并未达到“连续两年盈利”,不符合中国足协的职业俱乐部转让规定,股权转让事项被叫停。而后,双方调整了合作形式,万通控股拟以资金赞助代替股权收购,为天海提供支持。

不过,天海迟迟没有等来万通方面的“救命资金”。外界的传言和猜疑日渐增多,双方的合作也不了了之。

无奈之下,天海的教练和球员展开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自救运动。5月9日,李玮锋在个人微博发布了一封向中国足协和天津市体育局的公开信,表示自愿部分放弃或全部放弃酬金:“今年联赛所需资金我们自筹,保证顺利完成今年联赛全部比赛任务。”在公开信的落款中,数十个球员、教练的签名和手印十分显眼。

遗憾的是,球队成员的倔强坚守,仍难以对抗俱乐部的资金困境和资本运作的无果。5月12日这天,天海正式和大众告别,这场壮烈的自救拉锯战最终以失败收场。

危机四起的挣扎:依靠卖球员撑过2019赛季

李玮锋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由于其本人没有参与转让谈判,所以不清楚转让失败的原因,但针对球队的收购事项,确实牵扯到很多工作。队伍一定要按照中超的建制和配置,除了中超球员,还会有各个年龄段的共六七支球队,上百名踢球的梯队队员。

“从今年1月份到球队正式宣布解散,我们坚守了100多天,按道理,球队应该是有机会活下来的,球员和教练在欠薪4个月的前提下依然保持训练,我们已经做到最大程度的努力了。假如万通(控股)没有想法收购我们,权健不想把球队给送走,那还会有这100多天的过程吗?”李玮锋说道。

对于天海来说,其能在2019年存活下来已实属不易。在权健事件爆发之后,天津市体育局曾和权健方面签署了为期一年的托管协议,希望球队能完整地保留下来,并完成2019赛季。

靠着俱乐部2018年留下的资金和2019年球员的转会费,天海维持了整个2019年赛季,并且成功完成了保级。

“其实在2018年底,俱乐部还正常收到了公司的资金,但并不足以支撑完成2019年整个赛程。当时托管团队决定,把球员刘亦铭、张修维卖给广州恒大(广州市恒大淘宝足球俱乐部),获得了一笔钱。在上个赛季中旬,又把王永珀卖给了上海绿地申花足球俱乐部。”李玮锋表示。

在2019年赛季结束后不久,天津市体育局对天海的托管也正式结束。此后,天海难以顺利找到投资方,或许也与其自身的债务和纠纷相关。

一位接近天海的人士表示,由于俱乐部存在很多欠债,其与外援、外教也有不少纠纷,叠加俱乐部股东权健集团的复杂背景,很多投资方望而却步。

记者梳理发现,今年4月20日,天津天海足球俱乐部有限公司因未按时履行法律义务,被天津市河西区人民法院强制执行。去年7月,因劳动争议纠纷,前天津天海预备队门将教练李健还将天海俱乐部告上法庭。

无可奈何的梦想:市场化能力衰退或是主因

尽管在名义和股权归属上,天海至今仍是权健集团旗下的俱乐部,但在天海奋力挣扎的一年多时间里,权健也是自顾不暇。

回顾天海的发展历程,权健集团2015年将其购入麾下之后,俱乐部迎来了最辉煌的一段时光。2015年,俱乐部逆转战局夺得中甲冠军,2017年赢得中超季军,2018年打入亚冠正赛,并进入8强。

作为天海曾经最大的资金后盾,权健如今却成为拖垮俱乐部的重要原因。

“我们根本没有想到权健集团会发生这样的变故,因为俱乐部跟集团的其他业务板块是分开的。”李玮锋称。

上述接近天海的人士则表示,无论是股权转让还是赞助,投资方虽然还是在和俱乐部的管理者交谈,但很明确的是,权健不可能再投钱了。俱乐部一直希望万通控股的资金可以尽快到位,但万通方面的意思是,要从权健手中先拿到天海的管理权,再注资。“上周日(5月10日)是最后一个时间节点,实在谈不下去了,足协也不可能再等,双方就把这个事放弃了。”

一位业内人士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去年的联赛是在11月底结束的,其实,从那个时候开始的半年多时间里,俱乐部去招商是完全来得及的。或者说,2019年整年,俱乐部都可以操作这个事。

球队在权健事件的影响下,市场化能力的衰退或许也是球队解散的主因。李玮锋说,俱乐部的投资方出了问题,市场肯定会差很多。等托管方进来之后,很多事想做已经有些晚了,所以在市场招商这块,肯定就完全落后了。

实际上,在权健百亿保健品帝国的坍塌残局中,天海的解散或许只是一个缩影。据《足球报》消息,2019年末,大连权健女足队员收到相关通知,球队即将解散。而在2016~2018年,该俱乐部曾夺得女超联赛“三连冠”。

李玮锋表示:“球员也好,教练也好,我们想的东西都非常简单,先别管是谁来做,最主要的是让球队能够生存下去。只要能满足中国足协的要求,把整个球队完完全全‘拿走’,让球员们还能继续留在中超联赛战场上。”

相较于资本的复杂交接,球队成员的单纯愿望却也难以实现。“从结果来看,现在受伤害的肯定是这支球队,是我们这帮球员,他们的梦想没了。”李玮锋这样说道。

热门标签

相关文章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2017 连州网连州财经网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

联系我们:514 676 113@qq.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