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是: 要闻 > 银行 > 银行资讯 > > 正文

同存限额新公式显效 银行备案总额仅微增

时间:2018-02-12 14:20:43 来源:国际金融报 发布者:DN032

据《国际金融报》记者不完全统计,截至2月8日,已有361家银行披露了2018年同业存单的发行计划。从备案额度看,361家银行的备案总额仅同比微升1940亿元。

跟去年相比,排除今年首次发行的银行,有111家发行额度减少,143家增加,另有103家与去年大致持平。总体上来看,同业存单增速的势头被遏制。

同存增速势头被遏制

以绝对值角度来看,同业存单发行额度似乎并未出现大幅变动。但以增量角度来看,361家银行2018年度计划发行额度总计6.28万亿元,比去年微增1940亿元。

此前披露的数据显示,2017年共有约592家银行发布了当年的同业存单发行计划,发行额度总计超过15万亿元,2016年银行的发行额度总计约9.1万亿元。这意味着,2017年同业存单的发行额度同比增幅为64.84%。

而截至目前,361家银行2018年的发行额度,同比增幅仅有3.19%,同业存单增速的势头已经被遏制。

据相关媒体此前报道,央行将重新设定2018年同业存单年度发行额度的测算公式,今年各银行同业存单备案额度最高限定在去年9月末总负债的1/3,再刨除同业负债后的所得值。

记者梳理发现,在这361家银行中,已有银行开始将2018年央行规定的新公式作为同业存单发行额度的标准。其中,宁波银行、江苏滨海农商行、四川雅安农商行均明确提及已按新的同业存单发行额度公式计算,成都银行虽未明确提及,但也在发行计划中表示,截至2017年6月30日,该行同业负债总额扣除同业存单发行余额后,在总负债中占比较低,远低于监管的相关要求。

交通银行金融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赵亚蕊在接受《国际金融报》记者采访时表示,自从去年央行表示拟于2018年第一季度将资产规模5000亿元以上的银行发行的一年以内同业存单纳入MPA同业负债占比指标进行考核、金融机构不得新发行期限超过1年(不含)的同业存单、同业存单管理暂行办法修订稿等一系列监管政策发布后,市场对此次央行重新设定同业存单年度发行额度计算公式应该早有预期。而等此次监管真正落地之后,那些同业存单占比较大的银行就需要进一步压缩同业存单的规模。

一位银行内部人士称,将同业存单纳入同业负债之后,同业存单的发行量会被控制,银行也不能像从前那样肆无忌惮地发行同业存单了。“目前来看增幅没有像往年那样明显,其实已经表示监管在起作用了。”该人士补充道。

超额发行规则待规范

2017年,是同业存单发行飙升的一年。

数据显示,2016年,同业存单规模占全部债券规模的35.82%,2017年,这一比例涨至了49.44%。此外,2017年592家银行的同业存单发行额度总计约15万亿元,但最终实际发行规模超过20万亿元;2016年银行的发行额度总计约9.1万亿元,实际发行规模超过13万亿元。

招商证券固收研究分析师谭卓称,即使2017年实际发行额远大于计划发行额,但监管压力之下,2018年能否延续超额发行取决于监管力度具有很大的不确定性。

从招商证券固收研究团队提供的数据可以发现,2017年,只有国有商业银行和外资银行的实际发行规模小于计划发行额度,而股份制银行、城商行和农村中小银行的实际发行规模远远大于计划发行额度,超出数额分别为23504亿元、29224亿元、2061亿元。

就这一问题,前述内部人士向《国际金融报》记者透露,虽然规定本年度内任何时点的同业存单余额不能超过当年备案的额度,但目前仍经常有超出备案额度的现象。至于监管机构会怎么处置超出的部分,现在还没定论。

“但是如果监管机构硬卡公式,对于对同业存单依赖度大的银行,有可能出现没有办法拆借到钱来偿还存单的情况,这种风险会环环相扣地导致多家银行都面临风险。当然,监管机构也不希望这种情况发生,因此应该会对超出额度的行为酌情处理。”前述内部人士称。

农商行热情仍高涨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已公布2018年同业存单发行计划的361家银行中,城商行94家、农商行及农信社257家。

而将目前公布同业存单发行计划的所有银行按资产规模划分,资产在1000亿元以下的小银行有269家,占比约74.5%,但计划发行额度大多在0至50亿元。

此外,今年准备发行同业存单的队伍中多了一些“新面孔”,比如山东临朐农商行、惠州农商行、河南修武农商行、江苏大丰农商行等一批小型地方农商行,这些银行此前从未发行过同业存单,而今年也加入了发行的行列。

赵亚蕊告诉记者,相比大银行来看,中小银行的负债端压力比较大,存款方面也没有优势。因此,中小银行往往通过发行同业存单来满足负债端的需求。

一位城商行人士表示,大行资本雄厚,投资策略周全,同业业务模式齐全,无论涉及到发行还是购买对数量的需求应该都不会太多。但作为投资能力比较低的中小银行,其实是更倾向同业存单业务的。“公众存款是银行负债端最重要的一部分,可小银行也没有竞争力。要想摆脱现状,需要从业务转型、人员能力提升等环节去做,但是业务环环相扣,转型也需要时间。”该人士坦言。

赵亚蕊称,监管政策并不是“一刀切”,同业存单只要符合要求,符合银行的实际情况就完全可以发行。

记者注意到,有银行就在发行计划中表示,同业存单发行作为该行重要的负债来源,2018年亦将继续重视存单的发行,还有银行称将减少线下吸收同业存款的规模,增加发行同业存单、债权回购等标准化产品,来作为资产负债管理工具。

截至目前,国有银行均没有公布同业存单发行计划。资产规模在万亿以上的22家银行,也只有宁波银行一家披露了发行计划。中信证券研究部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明明称,对已经公布2017年三季报的100家商业银行的同业存单发行备案额度进行了测算,并比较了同业存单存量与备案额度的距离,测算结果表明,大多数商业银行同业存单存量距离测算的备案额度尚有一定距离,只有部分商业银行同业存单存量超出测算的发行额度,需要进行规模缩减。

谭卓表示,综合而言,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尽管2018年同业存单发行规模的增速呈放缓之势,但是放缓的幅度可能会小于市场此前的预期。

热门标签

相关文章

热文推荐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投稿合作| 法律声明| 广告投放

版权所有© 2017 连州网连州财经网)粤ICP备15082862号-1

所载文章、数据仅供参考,使用前务请仔细阅读网站声明。本站不作任何非法律允许范围内服务!